生完娃之後,我站在體重秤上,發現重了42斤。
  沒時間震驚。娃嗷嗷待哺,皺著臉哭;月嫂捋起袖子,想要指揮一切;老媽心疼又緊張,手忙腳亂;老公還沉浸在揮之不去的幸福感中,除了傻笑,什麼也做不了;我的身體不給力,虛弱疲憊,搞不定太多事。
  更沒考慮減肥。為了追奶,每天六頓,大口吞下蹄髈、公雞、羊排、鵝蛋……我想,我得是一個優質奶源。
  40多斤贅肉這件事,我已經顧不上了。大不了不照鏡子唄。
  但是,我從別人的眼睛里看見自己。有一次出門辦事,遇到以往不熟悉的女同事,從沒主動打過招呼,她突然驚喜萬分,略帶一點驕傲和憐憫,說有個胖子是如何減肥,卻沒成功。有些人一臉驚訝,打量我好一會兒,極不自然地說,“你其實沒太大變化”。那些關心我的人,眼神中寫滿惋惜和鼓勵,只能說點寡淡的安慰。
  最搞笑的是,我從一些男人眼裡看見驚訝,然後是清澈,接著像看到隱形人——呵呵,40斤肉真的改變了好多事。
  我把這些都當成笑話,只當是看穿人生。我想找個大喇叭對著全世界傳道:你們知道一個新媽媽有多艱難嗎,只在意身材和容貌,是多麼膚淺啊,你們知道母親為了孩子付出有多少嗎,沒有這些付出,他能長得那麼好嗎。
  直到有一天,朋友送了幾冊繪本。
  我選了一本《我媽媽》,興緻勃勃地念給娃聽:這是我媽媽,她真的很棒!我媽媽是個手藝特好的大廚師,也是個很會雜耍的特技演員……這位穿著睡衣的媽媽,有時踮著腳尖跳芭蕾舞,有時變成宇航員在月球漫步,有時穿著西服在老闆椅上耍派頭,有時站在路邊,扮作瑪麗蓮·夢露,任由白裙子被地上的風吹起。
  翻到這裡,兩個月的小人兒突然眼睛發亮,滿臉堆笑,指著夢露咿咿呀呀。
  真是個小男生啊!這才多大,就盯上了夢露的大白腿。在場的大人都笑了,老人還有些尷尬。我以為是巧合,又重翻了幾遍書。沒錯!只有在翻到夢露那一頁時,娃才顯示出額外的興趣,又笑又流口水,屢試不爽。
  《我媽媽》的作者安東尼·布朗是個傑出的超現實主義畫家,此前他畫的《我爸爸》大受歡迎。很多人說,《我媽媽》比《我爸爸》差一點兒,因為孩子更喜歡動物性的比喻,年齡小的孩子不能完全理解太多的社會身份。
  可也許親子閱讀的繪本,不完全是為了孩子受益。我喜歡這本書。在書上翩翩起舞的身影里,我想起肆意妄為的二十歲,那些被揮霍掉的大段時光,我不是誰的媽媽,沒有什麼顧慮,可以任由好奇心的帶領去探索,嘗試感興趣的事情。那時的我沒有40斤贅肉,卻還總嫌不夠瘦,不夠美。
  站在過去的視角里,我看到自己。一個衣著邋遢,頭髮蓬亂,顧此失彼的女人,一邊嘮叨為家庭為孩子犧牲了什麼,一邊偷偷藏起懈怠,或者還有些不自信,以及不承認。她想吼給全世界聽的那些事都是真的,其實卻並不能作為什麼藉口。
  美貌是個硬道理。任何道德理論,都沒法改變兩個月的娃喜歡夢露。我不想若干年後,帶著一身贅肉,擺出一副和全世界對峙的架勢,辯論什麼是審美,什麼是愛。
  寶貝,我想成為你的夢露。
  我要喂養你長大,陪你玩耍。但我更要努力站直身子,成為你的第一個偶像。我想帶你外出,讓其他小朋友羡慕你有那樣的一個媽。我想在幼兒園門口等你,讓你老遠就指著我,驕傲地告訴小伙伴,“看,那是我媽!”
  多麼熠熠生輝的、真真切切的虛榮心啊。
  生娃對一個女人來說,常常意味著重生。太多不一樣的世界觀兜頭扔下來,太多的身份需要去適應,撿起了新的,有時忘了舊的。但這個世界永遠是多維度的,母親這個身份,絕不僅僅是奶牛,是保姆,而是像《我媽媽》里畫的那樣,是全世界最強壯的女人,是有魔法的園丁,是好心的仙子,是甜美的天使,是怒吼的獅子、美麗的蝴蝶、舒適的沙發、溫柔的貓咪、強悍的犀牛,是夢露,是超人……有這樣一個媽媽永遠愛著自己,多麼幸福。
  這幾個月來,喜歡夢露的小男生看見了他媽媽的成長:她調整飲食結構,努力鍛煉,除了當一個優質奶源,也開始回歸社會,看電影、喝咖啡、穿上蕾絲網襪。雖然還比原來胖10斤,但不妨礙她有一天真的會變成夢露。  (原標題:我想成為你的夢露)
創作者介紹

漏水

ky49kyrv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